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官风采 > 淡定法官
梦里水乡 凝情内蒙
作者:董成香  发布时间:2018-03-06 12:19:23 打印 字号: | |

    青春的起点始于南方的水乡小镇,停于北疆明珠的鄂尔多斯,止于何处至今尚未知晓。犹记得十几年前,毅然决然离开生我养我近二十年的南方小镇,来到千里之外的内蒙古工业大学求学,怀着一颗好奇的心,融入了新的环境,开始了一段奇特的生命之旅。

    “北方的风,一年刮两次,一次刮半年”,风沙的猛烈,冬天的寒冷,这是初来北地的我最直观的感受。犹记得冬天的某个早晨,寒风中奔跑的弱小身影,迎着像刀子一样锐利,一寸寸割着肌肤的猛烈寒风,倔强的奔跑着,心里在暗暗念叨“到底是北方的风刀子硬,还是南方女孩的骨头硬呢?”

    犹记得刚到内蒙上学时的种种不适应,首先是饮食上的差异,北方以面食、肉类为主,南方则以米饭、蔬菜、汤为主,至今记得第一次见同学端着满满一餐盘堆得像小山一样高的馒头时的惊讶;记得第一次吃羊肉面时,被膻气的跑去卫生间呕吐不止时的痛苦;犹记得第一次在宿舍包饺子时的笨手笨脚。其次是语言上的差异,毕业实习协助检察官作笔录时,第一次面对当地村民说着根本无法听懂的本地话,无法记录时的惊慌失措。再次,地域文化差异巨大,南方人性格精致、细腻,说话婉转,北方人性格粗犷、简朴,说话直率。地域文化的差异,曾多次导致我和同学出现沟通不畅的情形。

    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南方的水乡小镇,四季如春,风景如画,孕育了淳朴善良的人们,从小生活在美丽水乡的我,像大多数的南方女子,性格温婉柔弱,缺少杀伐决断的勇气。而数十年北方生活的历练,逐渐养成了我坚毅果敢,耐心细致的性格。从一名普通大学生,成长为一名青年法官,南方的水土和北方的人情共同淬炼了今天的我。作为一名青年法官,每天在无休无止的纷争中穿行,随时都有可能被推上风口浪尖,被卷入暴风骤雨中,而如何秉持正义的法槌,不仅需要扎实的专业技能,更需要一颗强大的内心。不管是面对难缠的当事人,还是面对复杂的案情,都需要严谨清晰的头脑,客观公允的态度,更需要一种能够把握住庭审,震慑住当事人的强大气场。无论是对离婚案件当事人的耐心劝解,妥善处理,还是在借贷案件中,对陈年老账多次还本结息的查明,纷繁复杂账目的反复结算;及在人身损害纠纷案件中,面对情绪激愤的双方当事人,在安抚住情绪后的辩法析理,顺势引导,促成双方的和解,不仅需要过硬的职业素养,更需要一颗强大的内心。 北方的人,如北方的酒,浓烈醇厚,远看粗枝大叶,近观淳朴敦厚,与他们相处,简单温暖。犹记得当年考研失败,工作又没有着落时,房东阿姨温暖的话语:“娃娃们自己在外面不容易,工作慢慢找,房子安心住的,其余等找着工作再说。”简单的话语,却温暖了一颗漂泊的心。在外漂泊的这些年里,经历了求学的艰辛,考研的不顺,工作的曲折,每一步都充满着艰辛和努力,然后成家立业,生儿育女,终于靠自己的努力在这里赢得了一席之地。这其中有过欢乐,有过痛苦,更多的是历经艰辛后的明媚喜悦。 然而随着年龄的增长,乡愁却与日俱增。无数次梦回南方的小镇,这个季节正是油菜花盛开的季节,一大片一大片,金黄金黄的花,穿梭其中,散发着阵阵清香,甜甜的,美美的;溪水在静静的流淌,沿着河道,弯弯曲曲,落叶随着水流飘向远方。傍晚,村落里炊烟袅袅,空气中飘着饭菜的清香,孩子们漫山遍野的撒着欢,追逐着,奔跑着,爸妈大声吆喝着回家吃饭的声音响彻村庄,那么亲切,仿佛就在昨天,然而梦醒,枕边早已润湿一片。 可是,如果命运让我重新选择一次,我依然会毫不犹豫的选择走出去。因为不想重复小伙伴们打工—嫁人—生子—打工的命运,不想和村里的姑娘们一样被重男轻女的父母待价而沽的嫁给一位出得起彩礼的陌生人。也许是朦朦胧胧的意识到“知识改变命运”,为了走出闭塞的大山,避免重复上一辈的命运,我发奋读书,终于成了村里的第一位大学生,有幸考入了内蒙古的一所大学,走出了山村,走进了外面的开阔天地,拥有了选择自己人生的权利。

    青春是一条长长的河,湍急平缓,有过激流,走过平川,一路走来,细细碎碎,显出了生活原本的模样。走过了无数地方,遇到过无数人,切身体验了生活的酸甜苦辣。生活本无所谓好坏,跟随自己的心,无论哪里,去努力过自己想过的生活,南方水乡,亦或北方明珠,心在哪里,哪里就是我的家!

责任编辑:研究室
全文检索:
  • 关键字:
  • 栏 目:
友情链接:
联系方式: